关注智障儿童,星光专项基金
发布时间:2019-11-22 18:49

图片 1

根据星光基金所挂靠机构——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向媒体出示的账目中,该基金救助耗资59万元、宣传费用8万余元,剩余的近86万元被用于管理费、行政支出以及人员支出。目前,国家民政部已经介入调查,儿慈会也表示会立即自查。

明星网资讯 演艺何琳等出席北京钓鱼台国宾馆由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和中国公益研究院共同主办的、以关爱和救治社会最弱势群体脑瘫儿童为主题的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普世慈善基金成立仪式。场面十分感人。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如何高昂的公益项目行政成本,究竟哪些才应该算作是行政成本,行政成本又该如何量化呢?

普世慈善基金的关注焦点为脑瘫儿童,并着重救助因患脑瘫被父母遗弃的孤儿们。何琳一直十分关注慈善事业,对于脑瘫儿童这一逐渐被人们所关注的弱势群体,她也有所了解。何琳表示:“从开始大家听到‘脑瘫’这个词,还会联想到‘智障’等词语,到现在更多的人认识到脑瘫并不会对智商造成影响,并且有治愈的可能,对脑瘫这一特殊病症的了解也代表着我们社会的一种进步。生活中我也听说过很多脑瘫患者,依靠自己的意志力克服了身体上的残疾,创造着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我特别佩服他们。所以,当脑瘫儿童能够得到救治时,我们就更应该伸出援助之手,帮助他们走上正常的人生轨道。”

夭折的基金

在当天的成立仪式上,何琳等演艺明星还被聘为了普世爱心大使。接过荣誉证书后,何琳激动地说:“在刚接到这次活动的邀请函时,我就决定今天一定要到现场来,我相信今天我们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就是为救助脑瘫儿童献出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希望依靠我们大家有限的力量,能够给脑瘫儿童们一个无限美好的未来。”

图片 2

同样来到这个世界,有人一生中都享尽荣华富贵,有人却因为先天不足而备受折磨。在这里,希望智障的儿童能在演艺明星们的资助下,身体会越来越棒,生活更上一层楼吧。

▲ 在该基金当年在儿慈会的成立仪式上,主办方曾邀请演艺明星为基金站台。

本文来源于明星网:htTp://news.mingxing.com/read/85/252304001.hTml

图为时任基金执行主任宁密向歌星朱之文授予荣誉证书

转载请保留链接,不保留本文链接视为侵权,谢谢合作!

2011年8月21日,这个基金的前身——“儿童星光基金”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宣告成立,宗旨用于脑瘫儿童和孤残儿童救助等工作。截至当年10月31日,该基金共募集140万元。

延伸阅读

未及两个月的当年10月11日,“儿童星光基金”宣布“搬家”,从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转投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旗下,改名为“星光专项基金”,并承接了原先其在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募集到的140万元善款。

吴亚馨走出艳照阴影 参与慈善欲翻身

与此同时,基金的宗旨由原先的“用于脑瘫儿童和孤残儿童救助等工作”扩展为“开展有关早产儿疾病救治和贫困、残疾等青少年弱势群体的医疗和相关知识普及和救助活动”。

刘嘉玲低胸装现身星态十足 期待怀孕

根据双方协议,儿慈会向“星光专项基金”按募款总额的10%收取管理经费,其中5%由儿慈会用作管理经费,5%由“星光专项基金”作管理经费。

2014年2月25日,儿慈会下发《关于终止星光‘窝梦’基金协议的决定》。该《决定》称,2013年6月,发现“星光专项基金”资金告罄,决定终止合作协议。

图片 3

▲ 在儿慈会关于终止“星光专项基金”协议的决定中,明确指出该二项基金的四项失误。

据《新京报》9月6日报道,儿慈会向媒体提供的一份账单显示,“星光专项基金”仅救助了13名包括脑瘫患儿在内的贫病儿童,耗资59万元,另有19项宣传倡导活动费用共计支出8万余元,剩余的近86万元被用于管理费、行政支出以及人员支出。

9月7日,《公益时报》记者从儿慈会“救助项目总览”中检索获知,“星光专项基金”状态显示为“已结束”,项目已募善款总额:2,212,083.75、支出善款总额:2,265,694.41。

而作为“星光专项基金”发起人之一,北京武警总医院干细胞移植专家安沂华称,“这个基金是由北京市武警总医院参与发起,专门用来救助脑瘫患儿的,光捐款就100多万,而目前只为两批共14名患儿申请下来共计25万元,其余的都没影了。”

根据北京市武警总医院统计,递交过申请材料却还没有得到救助的脑瘫患儿,至少还有73名。

9月6日下午,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执法监察办公室副主任绍兴平表示,“如果发现问题多,将深入查账。”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基金管理处副处长沈东亮表示,将对此事进一步了解,至于下一步,将视具体调查情况而定。

9月6日晚间,儿慈会秘书长王林回应,时机适当将在儿慈会官网公示调查结果。

图片 4

▲ 在儿慈会官网,可查到该基金的状态为“已结束”,但并没有说明结束的尴尬原因。

这个经费“有点高”

图片 5

▲该基金时任执行主任马佳年在一次活动上介绍星光专项基金,同时她也身兼早产儿联盟的创始人

现为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理事,名下拥有9支二级基金和一个非公募基金会的“基金达人”邓飞看来,一个基金募集142万现金,86万作为行政经费,这个经费“有点高”。

“我的9支基金分别挂靠在4个基金会旗下,每支成立之初都会与基金会签订协议,基本都会参照《基金会管理条例》规定,成立基金行政支出不超过10%,而每支基金我们都会缴纳3%~5%不等的挂靠管理费用,当然这部分是要算作行政支出,剩下的5%~7%会作为基金人员工资和必要开支,这部分也算作行政经费。”邓飞对《公益时报》记者表示。

下一篇:没有了